常見問答

山達基全球觀點內有一個隱含的深意,就是要運用山達基的真理提升全人類。因此,伴隨著山達基的成長,山達基人支持的人道計畫也會成長。這些計劃包括:

  • 全球最大型的非政府反毒活動,每年接觸數以千萬處於高危險年紀的青少年。
  • 也在40多國建立毒品戒治中心
  • 全球最大型的非政府人權公益資訊活動,廣泛地宣傳世界人權宣言中的30條人權。
  • 全球教育計畫為美洲、歐洲、亞洲、非洲數以千萬的人,帶來識字這項寶貴的禮物。
  • 在135個國家推動快樂之道活動,提升全人類,回復人類之間的友愛之情。
  • 山達基的志願牧師計畫,在過去二十年每個重大災難現場,協助救災,已撫慰多達一千萬的災民。

此外,透過公民人權委員會,山達基人更進一步把強迫學童服藥、精神科電擊、腦葉切開術,以及生物戰爭實驗的虐行,成為公眾的焦點,並立法禁止。

最後,教會是最先倡導資訊自由法案和其他資訊許可法律的先鋒,以保障大眾權益,終止政府的人權虐行。

總之,山達基教會和山達基人意圖達成「一個沒有瘋狂、沒有犯罪、並且沒有戰爭的文明,在那裡有能力的人得以成功,誠實的人擁有權利,而且在那裡,人類可以自由的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是的,而且每天在做。山達基藉由使社會上有能力的個人更有能力,也更肯定他的靈性和能力,同時透過它全球性的宗教與社會改革計畫,消除毒品濫用、犯罪行為、不識字等負面因素,以及宣揚道德和人權,藉此幫助更多人,因此,山達基教會的確正在幫助改善這個世界的狀況。 

L. 羅恩 賀伯特在1970年早期,創立志願牧師計劃,其目的是要將山達基實用的工具與無私的幫助,提供給這個常常憤世嫉俗又無情的社會。

在接下來的這幾十年間,山達基志願牧師在全球百餘個最嚴重的災區,提供緊急支援。包括在911悲劇發生數小時之後,一支數百人之多的團隊,就到現場 支援;在東南亞海嘯之後,來自11個國家500多位志願牧師到場協助救災;在美國卡翠納和瑞塔颶風後,900位志願牧師照護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的災 民。在海地發生大地震後,山達基教會和其教友用飛機運輸迫切需要的醫療和食物補給。此外,他們也運送數百位醫療專業人士和志願牧師到當地,幫助海地人,撫 慰他們的失落,重建他們的生活。由於上述這些和其他災難援助的關係,志願牧師已和500個國際和全美的救難團體聯手合作,包括美國聯邦緊急管理局和其他許 多美國軍方單位。

今天,山達基志願牧師已超過20萬人,是全球最大的獨立救援團體之一。過去這十年,他們已經幫助了大約1千萬人

志願牧師更進一步受訓,以回應個人的災難:協助挽救破碎的婚姻、拯救成績不佳的學生,撫慰失去親人的傷痛,還有更多更多。因此,志願牧師親善團已在非洲、亞洲、南美、南太平洋區,巡迴15萬英里了。此外,只要有山達基教會的地方,志願牧師也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透過志願牧師網站,他們也把幫助的觸角延伸到網路。任何人都可以上網連接到志願牧師,接受一對一的幫助。每一個人也都可以報名任何一門19種線上免費研修,內容從山達基的基本概念、溝通到工作場所的利器。

任何人只要想幫助他人,不論宗教信仰為何,都可以在山達基教會受訓成為志願牧師。

正如L. 羅恩 賀伯特寫道:「一個志願牧師是一個藉由為他人的生活重新帶來目標、真理及靈魂價值觀的方式,義務協助他的同胞的人。

一個山達基志願牧師不會對痛苦、邪惡和不公義的存在現象視而不見。」

志願牧師的座右銘就是:「事情是有辦法解決的。」

應用教育學會是非營利的公益組織,運用L. 羅恩 賀伯特的學習工具,也就是眾所周知的學習技術,致力於教育的提升。學習技術在1960年代發展出來,原先用於山達基的教室,但此後這項技術蔚為全球奇觀,因為它總是可以把閱讀和理解力提昇25%到35%之間。

30多年來,教育人士在應用教育學會的旗幟下,展開一項草根性的運動,將學習技術帶入各級學校及大學。儘管仍然具基層性格,但是自從取得在美國密蘇 里州聖路易的西班牙湖區的校園,並建立了應用教育學會國際訓練中心之後,其範圍就大幅擴張。自從開幕以來,教育高層在受過包羅萬象的訓練計畫,瞭解學習技 術之後,整個學術領域就起了革命性的改變。這些教育人士,開始把這項技術介紹給約4千所學校。同時,應用教育學會的家教和補習團體,也提供這項技術給學習 緩慢或有障礙的學生。總計,應用教育學會現在已經把L. 羅恩 賀伯特學習和識字的這項禮物,帶給70個國家超過2,800萬名學生。

那可拿是 十分有效的戒斷、排毒和重建計劃,完全不使用藥物,運用的是L. 羅恩 賀伯特發展出來的技術。那可拿的意思是「沒有毒品」,始於1960年代中期的草根運動,當時一名亞利桑那州監獄的囚犯,藉由L. 羅恩 賀伯特書中詳述的原理,解決了自己的毒癮問題。於是他應用相同的原理,協助獄中許多囚犯解決毒品相關問題。

今天,那可拿毒品戒治步驟在全球40多個國家實施。透過那可拿計畫,已使得25萬人得以遠離毒品,同時那可拿毒品教育服務已接觸了1,800萬人。

賀伯特的毒品戒治技術比國際平均值高出最少四倍以上,因此全球約有200間那可拿中心和團體。這個組織網絡的總部是奧克拉荷馬州的箭頭那可拿,戒治專家到這裡來學習如何應用這個計畫,處理毒品問題,這些問題是很多機構不願碰觸的領域。

無毒世界基金會是 一個非營利性組織,總部設在加州洛杉磯,其宗旨在於根除毒品和違禁藥品、毒品藥物的濫用,和隨之衍生的犯罪行為。根據統計值,只要讓青少年知道「毒品赤裸 裸的真相」,吸毒率就會下降,所以無毒世界活動的運作,就是根據這項事實。因此,無毒世界資訊和防制活動的主要特色是13本《毒品的真相》小冊子,每本小 冊子介紹一種最常被濫用的毒品。活動教材也包括教育人士套組,提供有效的工具給老師、執法人員、社區團體,協助青少年做出正確的決定。一針見血的公益短片和九十分鐘長的《毒品的真相》紀錄片系列,由吸食每種毒品的過來人,現身說法。

到目前為止,已經有7億人聽過或看過《毒品的真相》訊息,而且每次只要大量發布活動教材,毒品的吸食率就會大幅下降。

山達基反對精神病學,並不是要反對治療發瘋的人。事實上,教會反對虐待發瘋的人,而這正是精神科歷史的正字標記。這就是為什麼教會支持公民人權委員會,其宗旨在於揭發和消除打著「心理健康」的名號,卻對病患施行不人道的虐行。這麼多年以來,公民人權委員會調查和揭發數千起精神科失職、虐待和不人道的案子。

山達基人不認為任何人應該被貼上標籤,然後用沒有科學根據、手法極其不人道的「治療方法」「治療」。精神病學長久和悲慘的歷史,發明出了很多「治療 方法」,然而最終證明這些方法都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十八和十九世紀,心神上混亂的病人受到了各種刑具的虐待。接著用的則是冰浴和胰島素休克。然後發明了電 痙攣治療,這種方法會造成牙齒、骨骼斷裂,同時會喪失記憶,退化成為呆滯的狀態。接著是以冰鑿穿過眼窩,切除前額葉的腦部手術。今日則是藥物。

現在精神科一貫的作法是給年輕的一代貼上標籤,大規模診斷他們患有心理失調。這是個獲利非常豐厚的生意。但是在精神科醫師撈進數十億美金的同時,換得的卻是終身患有藥癮的新生代,因此精神科藥物將帶來源源不絕的患者。

今天,行銷抗憂鬱劑已經到了相當氾濫的地步,如果再想到這些藥物導致的極端暴力事件,那麼這樣的現象就令人更加不安了。此外,這種藥物要治療的疾病,根本毫無證據顯示這種疾病的存在,換句話說,這是精心設計出來的致命騙局。

這不是「山達基的信仰」或「信念」。這是事實,這就是山達基人反對精神科虐行的原因。

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 在1969年由山達基教會和精神科醫師暨作家湯姆士 薩茲共同成立。其宗旨在於揭發精神科違反人權的情形並且掃蕩心理治療的領域。公民人權委員會從原先的一間辦公室,現在已成長到頗具力量的國際人權促進網 絡,共有250個分會分布於34個國家。它的總部位於加州洛杉磯,這裡也是精神病學:死亡工業博物館的所在地,陳列了令人震驚的精神科殘忍的歷史,從貝德蘭姆精神病院、達浩集中營的實驗,到大量毒害兒童,賺取不義之財等。

公民人權委員會更進一步以一系列犀利的紀錄片:《狠狠撈一筆》和《精神失常的行銷術》記錄了精神科令人傷痛而殘忍的歷史。

1970年代,在宣傳及利用資訊自由法案(FOIA)上,美國山達基教會樹立了領導地位,不只保護山達基人的權利,也維護每一位公民的權利。教 會從事大規模的公眾教育活動,確保每個人都瞭解如何使用資訊自由法案來揭穿惡行,並確保政府的透明度。山達基教會在該法案頒布的初期,打了許多資訊自由法 案的官司,並確立了基礎判例,範圍包括政府需要證明何種文件不受資訊自由法案影響,並且確立政府單位須具體說明何種文件基於何種原因,得以免於公開。

山達基教會以及個別山達基人努力不懈地擁護資訊自由,在全球各地扮演要角,促成立法,讓大眾享有資訊自由。山達基教會要求政府負起責任,在全球各地應用資訊自由法案,揭發政府傷害公眾權利的惡行。

在美國福特及卡特總統任內,司法部隱私及資料訴求辦公室的主任坤藍(Quinlan J. Shea Jr.)向山達基教會、美國公民自由聯盟以及專業新聞從業人員學會等團體致意,「感謝這些團體的付出與努力地照亮政府的陰暗處。他們與其他團體發行有關如 何使用資訊自由法案的出版品,在法院進行訴訟並在許多國會聽證會上作證,為資訊公開而努力。」

山達基人在這方面的努力,不僅侷限於美國境內。資訊自由法案陸續在法國(1978年)、加拿大(1982年)、澳洲(1982年)、紐西蘭(1983年)、義大利(1991年)以及比利時(1991年)等國家通過,而山達基教會的會員則是促成這些法案的關鍵角色。

根據山達基人遵守的道德規範,山達基教會和其教友在各地的環境運動上,都十分活躍。他們主要的活動有:資源回收方案;公園的清理;清除塗鴉;彩 繪方案;美化市容;地球日教育活動,以及社區大掃除活動。歐洲各大城市的山達基人還會清理公園中,被毒癮者使用過後丟棄的注射針筒。教會照顧環境的行動更 延伸到使用環保建材建造新教會。

是的。所有這些專業領域都有人運用賀伯特先生的技術改善他們的生活,也改善他們正在幫助或一起工作的人的生活。 

很多國家的學校和大學運用賀伯特先生的學習方法,改善其識字水準,促進教學的成功。毒品戒治團體運用毒品戒治技術成功地幫助他人戒斷毒品。醫生們觀察到基本戴尼提的原理可以加速病人的復原;商業人士則運用L. 羅恩 賀伯特的行政管理原則,建立理性和繁榮的組織。 

賀伯特先生的技術適用在生活所有的領域,只要標準運用都會得到相同的結果。因此,事實上,社會或社區事務的每一個領域,都有人在運用這些技術的某些部分。

教會強烈主張宗教交流,探討有關所有宗教的重要議題。山達基人和很多宗教代表一起合作,支持和鼓勵宗教間對話、宗教自由以及宗教在社會應受的尊重。

山達基人積極地在歐洲爭取宗教自由。在法國,數千位山達基人發表「宗教自由宣言」,這之後為歐洲理事會所接受。在丹麥,山達基人是丹麥多元宗教論壇 的主要成員,這個團體是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宗教自由最坦率的發言團體。在比利時,山達基教會是歐洲宗教運動理事會的主要成員,這個團體的成員代表其各自的教 會處理宗教自由的議題。

山達基教會也在歐洲和美國各地組織多場宗教會議,鼓勵各宗教為宗教自由和寬容,一起努力合作。在俄國,山達基人協助組織一系列相關議題的高層圓桌會議,其中有些場次與聯邦調查辦公室和俄羅斯國家科學學院聯合舉辦。

山達基尊重所有宗教。山達基與其他宗教都有相同的夢想:和平與救贖。山達基教會信條說到「人人對於其宗教修行及實踐,皆享有不可剝奪之權利。」

眾所周知,山達基教會組織促進社區各宗教團體的合作。就個人而言,山達基人的道德守則特別規範了:

  • 尊重他人的宗教信仰

  • 寬容是建立人際關係的良好基礎。

  • 當你看到整個人類的歷史,從古至今由於宗教上不能相互寬容而導致的屠殺和苦難,你就會明白不能相互寬容是一種相當非生存的行為。

  • 對他人的宗教寬容並不意味著一個人不能表達自己的信仰。它意味著,想要暗中破壞或攻擊他人的宗教信仰和信念,往往是惹上麻煩的捷徑。

  • 如果不尊重他人的宗教信仰,快樂之道便會充滿爭議和對立。」

今天,宗教飽受議論與批評。然而,現在這個時刻宗教對文明的影響,卻顯得異常重要。L. 羅恩 賀伯特認為宗教是第一個社區意識,他寫到:

「當宗教在一個社會中沒有影響力或已停止有影響力,這個國家便要承擔公共道德、犯罪與不寬容的責任。這時,國家就得動用刑罰和警 察。然而這卻不是一個成功的做法。因為如果人天生就沒有道德,操守與自尊,那麼你用強迫的方法,也無法成功。唯有藉由靈魂的自覺和靈魂價值的灌輸,這些特 質才能彰顯。想要有道德,就必須要有更多的理性和更多的情感動機,而不是人類紀律的威脅。」

有某些人格特質和心理態度,造成了人口中某個比例的人會強烈反對任何改善的活動或團體。在社會中,這少許百分比(大約2%)的人不能容忍山達基 在全世界各地成功地改善狀況。這2%的人也同樣反對任何有效提升自我的活動。他們會如此偏激的反對山達基,是因為山達基對社會的協助良多。相較於數百萬已 接受山達基以及努力創造更美好世界的人,這些會因看到他人變好而不高興的人,畢竟是少數。

就像所有新的觀念一樣,山達基曾遭受到對它不瞭解以及既得利益者的攻擊。事實是,世界上有一些人會害怕一般人跟隨聖者哲人之後,會突然不受那些「精英分子」的威脅所影響了。就這個觀點來看,所謂山達基的爭議性,不過就是酸腐的老派人士拒絕新穎有抱負的宗教罷了。

不是。教會認為媒體是社會的重要因素,媒體以負責任的態度運作和使用時,可以造就很大的正面影響。事實上,山達基人在全世界努力維護言論自由。

然而,教會對媒體的看法則與一般人的看法一致,根據調查發現,不正確、偏頗的媒體報導,常常受特殊利益團體操控。

為了矯正這樣的情形,教會成員依據山達基人守則,要求媒體正確報導山達基和其活動。多年來,教會確實在數以千計的事件上,積極地與媒體合作。一個負 責任的媒體可以是社會改革的重要利器,而教會揭發多項人權的虐行,唯有透過媒體的報導,才能廣為人知。事實上,教會的《自由雜誌》感謝很多新聞從業人員, 因為他們辛勤的努力和堅持,很多虐行才得以曝光,並且協助催化必要的改革。

然而,有些較不負責任的新聞從業人員,故意告知大眾關於山達基錯誤的消息。一個新的宗教,由於其新穎和不同,難免會造成爭議、神祕和誤解。不獨山達基有這樣的現象。然而編造煽動性的報導,刺激宗教偏執的行為,則是不理性的。不僅對大眾不公,也讓山達基人處於危險之中。

最近幾年,教會代表與主要媒體的編輯委員會見面,向他們介紹山達基、它的政策和活動。這些會議澄清了多年來積存在參考資料檔案中的流言和錯誤陳述。這樣的會面對教會和新聞從業人員雙方都有很大的益處。 

當然可以。山達基人可以自行決定熱衷參與教會活動的程度。沒有從事山達基活動,但狀況良好的山達基人,隨時可以回來接受山達基服務。如果有人決定退出山達基教會,他也享有離開的自由。 

絕大部分的山達基經典一般大眾都可取得,也可以閱讀及學習。然而,極少數的經典處理的是最高階層的靈性諮詢,這些只開放給已完成先前靈性覺察等級的人。

山達基人認為,人必須準備妥當──精神上及品格上──方能接受這些教材,過早知道會阻礙靈性上的進展。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些進階經典的訊息才保持機密。

山達基宗教的核心思想可以開放給每一個人。這些思想包含在L. 羅恩 賀伯特十八本基礎書籍和相對應的280場演講中,全球每間教會、中心以及大眾圖書館都可以取得。在這些資料中,賀伯特先生或寫或說:宇宙的緣起、人類與至 高之神間的關係,以及山達基宗教創造的理論(要素)。

山達基宗教承認人有前世,並且延伸到久遠之前。山達基人和任何有興趣知道這些事的人,在他們開始研讀山達基時,就會得知這些核心教義,也的確鼓勵他們去瞭解事實。

具有機密的經典和實踐方式,對一個宗教而言並不會不常見。類似的作法也存在於猶太教及摩門教。

絕對不是。山達基沒有這種信仰。這樣的說法十分荒誕不經,就好像說因為基督教徒相信有天堂,所以他們相信自己是外星人的後代一樣荒謬。 

有些在網路上關於山達基宗教的資訊,是不實、扭曲、徹頭徹尾的謊言,其用意在醜化山達基宗教教義。這些惡意的言論,是由「網路偏激分子」所刊登的,不但內容是假的,而且還蓄意嘲笑山達基人,惡意中傷他們真正的宗教信仰。

教會為了支持宗教自由的權利,過去在很多國家曾上法院爭取。例如在澳洲,教會的法律行動贏得重大的勝利,提升了當地的宗教自由。

在美國,教會運用資訊自由法案,獲取對大眾利益重要的資訊,並且要求政府單位負責。在某些案子中,教會運用法院來保障教材的版權,或保障其成員的權利。但是每一次,最終的結果都是為大家創造更大的宗教自由。

每個偉大的宗教都希望擁有其創始人的書面和錄音資料。山達基是誕生於現代的宗教,其創始人的書面和錄音資料,都還存在也可以核對。因此,教會可以維護L. 羅恩 賀伯特的遺產,確保這個宗教得以永遠保持原始教義的純正。

賀伯特先生的意圖是山達基的教義不僅要保持完全純正,而且永遠要受教會的規範。此外,他也發展和整理出管理教會的教材,這些作品也同樣受到保護和保存。

假如山達基和戴尼提技術正確應用的話,每次都有效。但假如它們被更改的話,產生的結果將會不一致。

為了保護這些經典,確保永遠不會被改變或誤用,賀伯特先生使山達基宗教的所有教材,都受版權保護。同時為了確保戴尼提和山達基不會被扭曲,他進一步 註冊了這個宗教專用的字詞和符號。這些註冊商標提供一個合法的機制,確保山達基的宗教技術完全依據教會經典來標準地提供服務,而沒有因為濫用或不當使用而 遭到變更。

這些年來,曾有過某些不肖者透過欺騙的行為,試圖從戴尼提和山達基的技術中獲取利益。這些主題的發展是為了精神上的拯救,而不是為了使任何人致富。教會藉由擁有宗教的商標和版權,以及加強執行它們的正確使用,可確保這類圖謀不軌的行動絕對不會發生。

當然沒有。

事實上,山達基教會收到很多政府的認證,嘉獎和表揚,因為在教育、戒毒和戒酒重生、減少犯罪、保障人權、提高道德價值和許多其他的領域,山達基對社會有很重大的貢獻。



這些所謂的「消除信仰毒化者」,稱為消滅人格者應該更適當,他們以綁架他人謀利。他們的方法有洗腦、囚禁、剝奪食物與睡眠以及各式虐待。這種活動顯然違反山達基人堅信的原則──而且已被證明是違法的。

不是。如同L. 羅恩 賀伯特所陳述的,山達基的目標是:「創造一個沒有瘋狂、沒有犯罪和沒有戰爭的文明,在那裡有能力的人得以成功,誠實的人擁有權利,而且在那裡,人類可以自由的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L. 羅恩 賀伯特進一步寫道:「我們並不想革命。我們只想使個人以及社會演進到更高層次的存在狀態。」

山達基想要改善和改革社會的病態,而且山達基人相信這樣做,就會有個更好的世界。山達基的任務不是去解救這個世界。山達基的任務是讓個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