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答

雖然L. 羅恩 賀伯特作品中純粹哲學性的部分,便足以運用在日常生活中,但只有聽析才能提供一條精確的路徑,讓每個人都可以沿著這條路提昇到更高的精神覺察狀態。

聽析的目標是要恢復是之身分與能力。達成這個目標的方法,是藉由(1)幫助他擺脫任何精神上的缺陷和(2)增進靈性的能力。

很明顯地,如果一個人要達到完整的精神潛能,上述這兩者都是必須的。聽析消去了生活中痛苦的經驗,處理並增進人面對與處理生活中要素的能力。

透過聽析,人會有能力審視自己的存在,提升他能夠面對自己是什麼、在哪裡。聽析技術、宗教修行與其他修行,截然不同。聽析並不使用催眠、催眠的技術或藥物。接受聽析的人完全知道發生的每一件事。聽析是精密的,有完整的規則與精確的程序。

一個受過訓練,並具有資格能透過聽析改善個人的人,稱為聽析員。聽析員的定義是:一個傾聽的人,來自拉丁文的audire,意思是去聽或傾聽。聽析員是山達基教會中的牧師或訓練中的牧師。

正在接受聽析的人稱為待清新者──即一個還不是清新者的人。待清新者是一位透過聽析,找出關於自己與生命的人。聽析員聽析待清新者的期間,稱作聽析期間(auditing session)。一個聽析期間是聽析員與待清新者雙方皆同意的時間。

聽析使用聽析程序──由聽析員發問幾組準確的問題,或是給予指示,幫助一個人找出精神上有壓力的區域,找出他自己的一些事情來改進他的狀況。有許 多、許多不同的聽析程序,每一種都能增進個人面對與處理他部份生存狀態的能力。當一個聽析程序的特定目標達成後,這項聽析程序便可結束,然後再執行另一個 聽析程序,處理他生活中不同的部份。

當然,能問的問題是無限的,但這些問題不見得能幫助一個人。戴尼提與山達基的成就是:L. 羅恩 賀伯特找出了精確的問題與方向,讓人可以達到靈魂自由。聽析程序的問題與方向指引人去檢視他生存狀態的特定部分。會發現什麼,自然是因人而異,因為每個人的經驗是不同的。

然而,撇開經驗或是背景不談,這個人不僅會接受協助,找出他生命中精神上沮喪或困難的區域,而且還會找出該沮喪的源頭。藉由這樣做,任何人都可以擺 脫那些有害的障礙,而不會被那些障礙限制、阻礙,或減弱了他天生的能力,同時也會增加這些能力,讓他變得明亮、精神上更有能力。

聽析的技術中沒有變數,沒有不明確的結果,也沒有隨意應用。聽析不是一段模糊的自由聯想。每一個聽析程序的設計與運用,都是精確的,正確地執行,會達到一定的效果。山達基聽析能把任何人從精神上的無知狀況提升到明亮愉快的知的狀態。

最能解釋這兩條路徑的是分類、分級與覺察能力圖表(也就是所謂的等級圖)。

在圖表的右邊有許多「等級」,這是一個人在聽析時會穿越的步驟。每一個列出的等級裡有一欄「獲得的能力」,描述了每一個等級恢復的能力以及提升的靈性覺察力。這是以梯級(漸進的方式,按部就班)的方式達成的。這樣,「看起來似乎難以達成的」的狀態,能以較容易的方式做到。

圖表的左半邊描述了訓練的漸進階段,可讓人獲得必要的知識及能力,去提供每一個等級給他人。每一個列出的訓練服務,也會把該階層的主題描述出來。在訓練的過程中,一個人學到如何以幫助他人的眼光來看生活的各個層面(八大動力)。

這兩條不同路徑彼此平行。最理想的方式,是兩邊的路都走。

從一個人進入山達基的第一步開始,這張圖表就指引著他,並且列出聽析及訓練服務的基本順序。

一位待清新者是一個在接受戴尼提或山達基聽析,邁向清新者的人。透過聽析,他領悟到越來越多關於他自己及生活的事。

聽析員是一位受過訓練、具有資格能透過山達基諮詢,提升個人的人。聽析員的定義是:一個傾聽的人,來自拉丁文的audire,意思是去聽或傾聽。聽析員運用標準戴尼提和山達基的技術,幫助待清新者找出精神上有壓力的區域,找出他自己的一些事情來改進他的狀況。

電儀表是心靈電儀表的簡稱。它是宗教用的工具,用在聽析上作為精神上的指引。這只給山達基牧師或訓練中的山達基牧師用來幫助待清新者,找到及面對靈性方面受困擾的領域。

電儀表本身無法做什麼。這個電子儀器可測量個人心靈的狀態及狀態的改變,並協助聽析的準確性與速度。電儀表並不是企圖或協助診斷、治療或防止任何疾病。

要了解電儀表如何運作,就必須先了解一些基本的山達基概念。

人分成三個不同的基本部分:心靈、身體及希坦(thetan)。希坦是不朽的靈魂精神個體,也就是這個人本身。希坦位於身體中,而且他有一個心靈,收集了心靈影像圖片。

心靈當中的圖片含有能量與質量。痛苦或不愉快經驗中的能量和力量可以對個人有傷害性的影響。這種傷害性的能量或力量,稱為負荷(charge)。

操作電儀表並握住儀表的電極罐時,會有一股非常微弱的電流(約1. 5伏特──比手電筒電池還小)沿著電儀表導線裡的金屬線傳導,通過他的身體,再回到電儀表。(電流很微弱,所以在握著電極罐時,完全不會有感覺。)


當這個人想到一個念頭、看到了一張圖片、再度經歷了一個事件或閃過了反應式心靈的某部分時,他正在移動和改變實際的心靈質量與能量。這些心靈上的變化會影響由電儀表所發出的微弱電流,使刻度盤上的指針移動。電儀表上指針的反應告訴聽析員負荷的所在,然後再經由聽析處理掉。

研究發現,至少要六星期的時間,藥物的效力才會消退。這個道理十分簡單,當藥物在身體中,聽析就不是那麼有效,因為一個人在藥力下比較不清醒,甚至表現出愚笨、空白、健忘、妄想或沒有責任感。

不會。抗生素的作用不同於藥物。待清新者依照醫生處方使用抗生素,需要讓聽析課長知道這點,但這不會妨礙他接受聽析。許多人表示在他們聽析的同時,抗生素的效果更快、更有效。

除了醫生的處方用藥或抗生素之外,並不服用其他藥物;不得服用其他藥物,包括消遣性的毒品和精神科改變心智的藥物。

假如一個人有醫療或牙科方面的狀況需要治療,而且需要服用除了抗生素以外的醫療藥物,他應該要通知相關的職員,並諮詢他的醫師或牙醫。

人們使用毒品通常是要擺脫一些不想要的情緒、痛苦或感覺。在山達基,這些不想要狀況的真正原因會被找到和處理掉,所以人們不再需要或渴望毒品。毒品會使人變得遲鈍,讓他們的覺察能力降低。山達基的目標是使人變得更聰明、有更好的感知。

毒品其實本身就是毒藥。服用的量決定了它的效用。少量的毒品產生刺激性 。較高劑量的毒品會產生鎮定的效果。大量的毒品就像毒藥一樣,可能致人於死。毒品也會使人的感知遲鈍,並影響到心靈和靈魂,以致於一個人的控制力變弱,更易受到環境的影響──這是我們所不想要的狀態。

儘管精神病學家宣稱,藥物是「萬靈丹」,它頂多只是掩蓋了真正的問題,但最糟糕的是,它們實際造成了傷害。真正的解答是去處理一個人麻煩的根源──而山達基可以做到這一點。

淨化程式是一項排毒計畫,讓一個人可以排除囤積在他身體中的毒品藥物和其他有毒物質,因為這些生化物質會阻礙他達成精神上的良好狀態。

我們生活在一個化學導向的社會中。事實上,幾乎每一個人都經常吸入殺蟲劑、空氣污染、食品防腐劑等。還有常見的藥物和毒品,使得這個問題更趨嚴重。

這些藥物毒品和有毒物質,不只殘害一個人的身體健康,也使得一個人無法達成精神或心靈上的穩定成長。

1970年代,賀伯特先生一方面幫助先前吸毒的個案,一方面進行研究,結果發現:一個人在服用LSD(迷幻藥)好幾年之後,LSD仍然滯留在體內,沉積在人體的脂肪組織。幾個月甚至幾年之後,一個人會再次經歷毒品的幻覺,因為LSD的殘留物從脂肪組織釋放出來。

他繼續研究,發現其他毒品、化學毒素、有毒物質、藥物等也都會沉積在人體,造成一個人會再次經驗這些生化物質的作用。

為了解決這樣的現象,賀伯特先生發展了淨化程式,處理現今文化中,毒品藥物和生化物質越趨濫用的現象,並造成對個人的幸福與健康,越來越嚴重的威脅。

淨化程式是一套結合運動、蒸氣室和營養補充,嚴格監控的常規程序。淨化程式會依循恰當的時間表進行,包括充足的休息。其結果是把殘留的藥物毒品和其他有毒物質排出體外。

淨化程式和其基本的發現已使得數十萬人,擺脫藥物毒品和有毒物質的有害影響,進而可以獲得精神上的福祉。

這取決於每個人個別的聽析計畫。有些人接受聽析的時間比別人長。平均來說,五個工作天,一天做約二個半小時。密集聽析的效果最好,至少一個星期十二個半小時(一天兩個半小時,一週五天)。一個人聽析得越密集,他的進展就越快,因為他不會被日常事務或不愉快分散注意力。

聽析的基本原理從來沒有改變,但是L. 羅恩 賀伯特在持續研究和發展山達基聽析技術的過程中,確實做了大量的改良。他所有的技術現在都可以獲得,並且循序漸進排列,按照正確的步驟提供。

山達基聽析是按照一定的順序來進行的,它處理人在試圖達成目標時,所遇到的主要障礙。在接受聽析後,一個人會開始認知到他自己的改變,他對生活 的觀點改善了,他變得更有能力。在山達基,一個人不會被告知他完成一個聽析階段──他自己會知道,因為只有他能明確知道他的感受。這讓他們確定他們達成在 每一個等級上,自己想獲得的靈性進展。

當然,也會有些改變可以從外表上觀察出來,例如:一個人看起來更健康、更快樂了。可能也會有人告訴他,他看起來十分祥和或愉悅,或他們在工作上表現得更好。

我們並不會對戴尼提或山達基的成效,做任何宣稱。一旦你體驗了成效,是你會去宣稱。

戴尼提和山達基的技術,非常精確,經過充分的測試,因此,只要百分之百精確應用,在所有人身上都有效。也就是說,聽析程序必須要確實遵照L. 羅恩 賀伯特寫下的指示執行,這自然就包括接受聽析的人,也需要遵守的品格與道德標準。

另外一項條件是,接受聽析的人必須出於自願。

教會不會保證結果,因為聽析需要一個人主動參與。聽析並不是對一個人所做的事,它是個人主動參與的事。

就治療這個詞的一般定義而言,山達基並不涉及治療。進行聽析並不是為了要來治療身體,或使身體的任何部分痊癒,而電儀表也不能做任何治療。然 而,透過聽析能使人變得更快樂、更有能力以及更能夠意識到自己是一個靈魂個體,而起因於心靈方面的疾病(意指心靈使身體產生的疾病)通常會消失。

離體是希坦(也就是這個人本身)的狀態,他在身體之外,具有或沒有完整的感知,但是仍然可以控制並處理身體。 

離體是每一個個體自己的狀況。許多山達基人有離體的現象,所以假如你在聽析期間也有類似的情況,不需要驚訝。 

當一個人離體時,他會很確定他是他自己,是精神個體,而不是他的身體。

聽析員遵循一套行為準則,也就是「聽析員守則」。聽析員守則是一套需要確實遵守的規則,以確保接受聽析的人得到最大的收穫。聽析員守則是經過多年的觀察所發展出來的,這也是規範聽析員行為的品格守則。

聽析員依據這套守則來聽析時,聽析最為成功。例如:聽析的其中一項目標是讓一個人重新對自己的觀點有把握。因此,聽析員守則嚴禁聽析員告訴這個接受聽析的人,他應該怎麼看自己,或是對於正在聽析的事件給他意見。

聽析必須在完全信任的情況下進行。因此,如同其他宗教的牧師一樣,聽析員守則要求聽析員要對教友的溝通,完全保密。

聽析員守則所灌輸的特質,是人類公認最好的美德。一位聽析員展現仁慈、親和力、耐心及其他美德,以協助接受聽析的人,去面對不舒服及困難的領域。

絕對是而且沒有例外。

傳統上,牧師與教友之間的溝通,皆為機密資訊。在山達基宗教中當然也是如此,絕不能違反這種信任。事實上,基於牧師與教友間的保密特許權,山達基教會採取所有的法律行動,保障這項權利。

聽析員守則規定,牧師絕不可利用教友在聽析期間所透露的祕密。在聽析期間教友基於信任而提供給牧師的資訊,教會及教會牧師視其為不可侵犯的資訊。山達基教會及牧師會嚴加保守這些機密資訊。

清新者指的是透過聽析達成的一種狀態,他不再有自己的反應式心靈,這是不理性行為、莫名恐懼、沮喪和不安全感的隱藏來源。沒有了反應式心靈,一個人可以重獲他們的基本人格、自我決定力、變得越來越是他們自己。

我們文化的任何著作中,沒有能與光芒萬丈的清新者狀態相匹敵的描述。人類夢想著要達成這個目標,已經超過2500年,然而清新者狀態比之前設想的任何境界,還要更高階。一個人可以在一輩子中超越人類現有的狀況,變得更高、更好,這的確是一個很新的概念。 

清新者狀態今天確實存在,而且任何人都能達到。 世界上有數以千計的山達基人是清新者,每天也有更多人成為清新者。